当前位置:主页 > 新房 >

房地产成GDP增长最大“拖油瓶” 还得指望投资

2020-05-23 07:17 新房

国家统计局局长马建堂通报了2014年的年度成绩单:初步核算,全年国内生产总值(GDP)636463亿元,按可比价格计算,比上年增长7.4%,基本完成年初目标。

创历年新高的8000亿元铁路投资砸下去,也没能挽回去年固定资产投资的下滑。

1月20日,国家统计局局长马建堂通报了2014年的年度成绩单:初步核算,全年国内生产总值(GDP)636463亿元,按可比价格计算,比上年增长7.4%,基本完成年初目标。不过,分项来看,固定资产投资显得黯淡,数据显示,去年全年固定资产投资(不含农户)502005亿元,比上年名义增长15.7%,扣除价格因素实际增长15.1%,创下2002年以来13年新低。

“制造业、房地产投资仍然是拉低固定资产投资增速的主要因素。大规模产能过剩格局对制造业企业投资意愿有一定的抑制,去年12月份地产投资同比增速下滑至-1.9%,成为本世纪的首次负增长。考虑到地产新开工的低迷,以及地产到位资金增长的乏力,地产投资的短期前景仍不乐观。”光大证券首席经济学家徐高告诉《华夏时报》记者。

值得注意的是,7.4%增速尽管不高,但在新常态思维下,早已被管理层和市场所接受。马建堂甚至告诫称:“别太纠结速度。”而当务之急是,继续上马健康的投资项目“稳增长”。1月17日,国家发改委发布消息称,新建弥勒至蒙自铁路项目与济南市城市轨道交通近期建设规划获得了批复,两项交通基建项目的总投资为531.4亿元。

冰火两重天

2014年的房地产业“降”声一片。

数据显示,2014年,全国房地产开发投资比上年名义增长10.5%,扣除价格因素实际增长9.9%,其中住宅投资增长9.2%;房屋新开工面积比上年下降10.7%,其中住宅新开工面积下降14.4%;全国商品房销售面积比上年下降7.6%,其中住宅销售面积下降9.1%;房地产开发企业土地购置面积比上年下降14.0%。

尽管住建部加大了民生性住房的投资力度,但长期规划短期难以见效,而房地产的高库存也使得保障性住房难以化解房地产投资下滑的危机。

和房地产的寒冷相比,基础建设尤其是交通基础建设成绩斐然。据交通运输部部长杨传堂介绍,2014年,交通完成固定资产投资2.5万亿元。其中,铁路固定资产投资保持较快增长,全年完成8000亿元建设任务,创下历年来最高水平。

“从去年10月份开始,发改委加快了铁路等基础设施建设项目的审批。尽管大部分开工会落在2015年,但部分在建工程的续建和扩大投资仍会对完成额增速产生积极影响。”申银万国首席宏观经济学家李慧勇表示。

此次国家统计局通报的数据显示,全年固定资产投资(不含农户)502005亿元,比上年名义增长15.7%,扣除价格因素实际增长15.1%。其中,民间投资发展迅猛,增长18.1%,占全部投资的比重为64.1%。

分地区看,东部地区投资比上年增长14.6%,中部地区增长17.2%,西部地区增长17.5%。分产业看,第一产业投资11983亿元,比上年增长33.9%;第二产业投资208107亿元,增长13.2%;第三产业投资281915亿元,增长16.8%。从到位资金情况看,全年到位资金530833亿元,比上年增长10.6%。

“2014年和2015年,中国经济存在着比较大的下行压力。首先是需求有下行的压力,由于中国是一个发展中的国家,人均基础设施总量不高,所以比较长的一段时间,中国的固定资产投资保持了比较快的增长速度,几年之前都是20%以上的速度。这几年,特别是去年,随着房地产市场的相对调整,随着制造业领域产能的相对过剩,中国固定资产投资增幅确实在下降。”马建堂表示。

据介绍,去年只有15.7%的名义增速。中国固定资产投资增幅下滑放缓的原因,首先是制造业领域生产能力过剩,制造业领域的投资或者是制造业投资占中国总投资的比重逾30%,在产能过剩的条件下就是要控制简单重复投资;其次,房地产市场的调整使2014年房地产投资增长10.5%,也在明显回落。

不过,投资增速回落是符合客观规律的,投资质量也在不断提高。

“目前,项目投资已经从以前偏向重工业和房地产行业逐渐转向基建项目,这充分反映了在当前经济新常态下的经济转型,这些与民生息息相关的基建项目也会对我国经济转型升级带来很大的帮助。”武汉科技大学金融证券研究所所长董登新表示。

发力稳增长

内忧外患之下,稳增长依然是2015年经济工作主要任务的首位,多地将扩大投资作为今年经济的一项重要任务。

为了应对下行压力,政府所做的反周期措施依然是增加政府投资,就经济长期增长和短期刺激来看,投资都要重于消费。如果经济刺激政策加码,投资力度仍会加大,投资在来年的占比仍有可能上升。

从去年年中至今,国家发改委已加快了项目审批,包括首都新机场在内的多个大型项目已经获批上马。发改委还下发了包括信息电网油气等重大网络工程、健康养老服务、生态环保等七大工程包。

一周前国家发改委批复了两个基建项目,央行也扩大对“三农”和小微企业贷款额度。分析人士指出,这些措施,包括去年四季度以来发改委批复的大规模基建投资项目,都是为稳增长做准备。

地方也开始未雨绸缪。河南、吉林、浙江等地方经济工作会议,都表示要发挥好投资的作用。河南省省长谢伏瞻部署2015年经济工作的主要任务时强调要“扩大有效投资”。

就连房地产也出现了一些积极变化。随着一些行政性的限购措施的放开,金融信贷政策的相应调整,70个大中城市的住宅销售价格降幅在收窄,去年12月一线城市的综合环比房价转正。

但情况仍然不太乐观。

中国社科院在其《经济蓝皮书:2015年中国经济形势分析与预测》中指出,投资因制造业产能过剩及创新技术相对不足、房地产库存较高、基础设施投融资体制制约等因素而难以长期维持高速增长,且投资回报率在不断降低。当前,投资对于稳增长仍起到关键作用,但对经济增长的拉动效应在减弱。

“受房地产销售回暖和流动性继续宽松等影响,2015年房地产投资可能前低后升;但受产能过剩制约,制造业投资仍将有所放慢;尽管推动力度加强,但受地方政府债务监管政策收紧、平台融资受限影响,基建投资增速可能略有回落。预计2015年固定资产投资增长14%,比2014年有小幅回落。”交通银行金融研究中心高级宏观分析师唐建伟告诉《华夏时报》记者。

东方证券首席经济学家邵宇认为,经济新常态即增长动力从要素驱动、投资驱动转向创新驱动。在2015年房地产投资增速下滑的同时,政府为稳经济,基建仍是发力重点。但在经济下行背景下,制造业投资一般不会上升,因此根据房地产投资和基建投资增速估计,2015年固定资产投资增速约12%左右。

业内人士认为,今年投资的主线战略并不少,一方面“一带一路”的国家战略正当其时,另一方面“十二五”收官之年的投资热情仍将保持,但能否托起这样的投资,还要看积极的财政政策和适度宽松的货币政策。